<code id="rikbo"><rt id="rikbo"></rt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rikbo"><ol id="rikbo"></ol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ikbo"><u id="rikbo"></u></meter>

          陳廷敬

          所屬分類:書法家簡介

          陳廷敬(1641—1712)山西澤州人,初名敬,字子端,一字說巖,號午亭。他是清初學者型書法家,順治十五年中進士,歷充三朝《圣訓》、《一統志》、《明史》館總裁官,官至文淵閣大學士。詩文、書法皆極精工,所作古文,為汪琬所賞,詩亦為王士稹所奇。卒謚文貞。有《尊聞閣集》行世,晚年手定為《午亭文編》。
          陳廷敬是清代初期帖學功底極深的代表性書家,更是一個善于融會貫通、博采眾長而又創新不足的書家。這一幀《靜明子壽序》便是他非常典型的代表性作品。
          首先,從整篇作品來看,可知陳廷敬對東晉書圣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下過很深的功夫。如“壽、落、其、條、慕、余”等字的露鋒筆法,寫得非常輕靈嫻熟;另外,像“明、序、此、異、與、其”等字的帶筆動作,與《蘭亭序》相較,可謂惟妙惟肖;再如“皆、不、世、顧、此”等字的頓筆、轉折和收筆方式,都是典型的《蘭亭序》筆法。陳廷敬對王羲之的情有獨鐘可不是一個偶然的現象。這既有受清初帖學師法晉人風韻的大氣候影響,更有自身職業特點的關系。作為一位為當朝者服務的知識分子,他選擇書法學習的對象要么是嚴整精工的楷書,如唐代的大楷,要么是書卷氣很濃、筆致和字形皆非常瀟灑流媚的晉人行書。他選擇了后者,這有利于他平時較為快速地批閱記錄大量的文稿。《靜明子壽序》書寫速度不緊不慢,有一股濃濃的書卷味。
          其次,陳廷敬并不是一味照搬《蘭亭序》的創作方法。這幅作品有不少字字型都是中宮緊收、體態瘦長,顯然受了初唐歐陽詢的行書《落花詩帖》的影響,如“行、落、舉、世、慕、居、里、中”等字,筆筆精致,嚴謹中顯精神。不僅如此,作品中還可以見到元代趙孟頫和明代文徵明的影子,如“序、然(第3行)、能、修、而”等字的結構形態和運筆節奏,便有趙書的秀媚之氣;“不、與、近、然(第5行第3宇)”的連筆方法和
          頓筆時的“切筆”(筆毫側起再頓筆,沒有拖沓出鋒現象),很像文徵明的行書作品。
          可以這么說,陳廷敬是清初書壇帖學的集大成者,在《靜》作中,我們可以欣賞到他對歷代帖學技法不露形跡,貼切自然的高度提煉和巧妙運用。據說他在康熙年間任吏部侍郎時兼管戶部錢法,曾疏請將錢幣改重為輕,以杜私鑄之風。這說明他很善于分析現實,提出解決問題的捷徑。此法運用于書學亦然,他深知面對競尚帖學之風,如何才能取得自己的一席之地,如何摒棄和吸收以為己用。
          總的看來,《靜明子壽序》雖然融合了眾家之法,作品輕松灑脫,筆法精熟,無一敗筆。但是,從創造性角度看,這幅作品便顯不足,因為,我們很難從作品中覓到一種屬于陳廷敬自己的創作語言(元素),無論從筆法還是字結構來看,都停留于對前人筆法的綜合運用階段,很難說有多少創造性。魯迅在談到文學中典型人物的塑造時說,“雜取百家,合成一個”,但書法有著更為“苛刻”的要求,書家自身若沒有迥異于他人的人格特性和豐富多彩的生活歷程,其作品便不會有振聾發聵的時代效應。
          縱然如此,陳廷敬仍算是一位杰出的功力型書法家,他避開了帖學的死胡同(館閣體),選擇了一種最適合于自己的書學道路,并達至十分完善的境界,這是非常難得的。
          清代中朝以后,再也見不到像《靜明子壽序》那樣對晉代《蘭亭序》和唐初及元明諸家技法如此嫻熟運用于一處的書法作品,直至現代沈尹默,帖學才又煥發出新的生機。

          陳廷敬行書《靜明子壽序》賞析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下一篇:陳奕禧
          上一篇:巴慰祖
          第一福利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