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ikbo"><rt id="rikbo"></rt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rikbo"><ol id="rikbo"></ol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ikbo"><u id="rikbo"></u></meter>

          左右并列結構的字例

            左右并列結構的字,有右主左副、左右均衡、左主右副等三種,還有左中右三體并列的結構等。左副右主并列結構的字例

            (1)“德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德”字,左疏右密,雙人旁寫得平正,首筆撇出,次畫右平撇,兩筆間只是態勢對應但筆畫均勻。豎畫成曲鉤,成半弦月空間,顯得端正又有變化,主體部分結構嚴密,筆畫均勻,只是 “心”字的捺筆稍伸長,線條纖勁,秀巧平整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德”字,起筆即厚重,三筆副體橫短畫長短粗細不同,但都在左邊一個斜線和右邊收筆豎線上,三筆線條比較均勻,所以結構保持基本平正。主體部分筆畫分粗細兩部分,以方筆為主,“心”字左點和拋鉤成往上的厚重的方筆曲筆,非常突出,使結構增加了色彩,渾厚有力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德”字,結體外拓伸展,使副體的二橫畫和豎的曲筆在不松散的度數上盡量往左伸展,顯得舒展疏朗。右邊主體筆畫寫得開展而嚴緊、端正。為了結構安排有趣,使“四”字四豎畫都出頭,“心”字分兩組,左邊的一筆成往右的小曲鉤,然后一筆長捺,右邊空間成為一組短豎和短撇占據其間,結構布局拓展,筆畫筆法變化豐富,從而構成自己的特色。全字布局氣勢恢宏,線條飄逸。(見圖225)

            (2)“漢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漢”字副旁三點水收得很緊,布局靠上,收縮一角。為主體多橫畫安排可以順次排列。使橫波筆左右伸長寫,下兩點和上兩點呼應,結構嚴緊,大風格統一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“漢”字的三點水與主體拉得較開,三筆之間雖然用筆有變化,態勢不同,但是平整而收得較緊。而下兩點不僅形象較小且緊貼長橫畫,像人的短腿,以造成上面部分的重量,給人有極重壓力的感覺,是造成強力度的一種藝術手段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漢”字寫得很大氣,筆畫伸展,三點水短橫畫寫得開闊,主體部分五個橫畫加兩短豎畫形成一個寶塔形,結構布局顯得氣勢宏大,最后波筆橫長畫成為曲勢,為下兩點“八”字的兩撇筆的靈巧、活潑、動感的造型安排一個適合的空間,形成全字的動靜變化。(見圖226)

            (3)“后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后”字,非常強調雙人旁的筆畫,占有明顯位置,筆筆加強,“文”字上頭的“幺”字筆畫像個繩結,下邊撇捺就似散出去的繩頭,此字一改《曹全碑》的平整規矩的布局結構,變成富有奇趣的布局和寫法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“后”字的結構和布局與《曹全碑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雙人旁似個人形,頭、手、腳、身軀的簡化造型,主體部分也似繩結,按照此碑習慣寫法,捺筆厚重,加強主體部分的厚重和力量,與其它字風格統一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后”字,不僅把雙人偏旁寫得很大,且與主體部分距離拉得很開,騰出空間,使主體下部分兩撇一捺極度地擴張伸展,上收下放,密疏相間,體勢宏偉。上邊造型像個葫蘆也極有趣,結構布局奇變。(見圖227)

            (4)“清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之“清”字三點水旁收得緊縮成左旁一角,與主體三橫畫相對,上部分成一個“注”字,下部分空間大,故“月”字左撇就寫成向左彎鉤,右邊直筆直伸下部,與三點水組成大斜曲弧線,但因上部分結構端正,故不失全局端莊格調,這就是布局上奇正結合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清”字三點水強調點畫的力度,像射出三枝箭,處在上部中間,方筆勁挺,極有動感,而主體上部分三橫畫則處靜態,起收筆強勁,大體都是方筆,下部“月”字左豎撇略成曲勢,彌補左下部分空間,右豎筆則稍短,使整個字的結體方正、渾厚、有力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清”也是強調三點水旁的獨立和力度,稍離主體,主體上三橫畫成塔形的頂座,異常穩重,下部“月”字處中強調橫勢,占據下部分空間,是《石門頌》中一部分結體最穩重的字之一。(見圖228)

            左主右副并列結構的字例

            (5)“部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“部”字稍損泐,點畫安排平整,主體部分除中間兩橫畫的起、收筆勢略處背勢外,其它筆畫都是平直的,只是副旁“了”字寫得流暢有動感,全字布局循規蹈矩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部”字,主副兩部分結構錯落,但兩部分接近,無多少空間,故未分離成兩字,主體“音”部分結構平整,筆畫厚重,右副體豎畫樸拙而“了”字運筆流暢,但全字結構布局似乎不甚協調,顯得過拙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“部”字的結體,顯得草率隨意,但兩部分協調,強調了右副部分,“阝”寫得既隨意潦草又夸張,形成左密右疏,筆畫有流動感,“阝”旁線條強勁有力,形體有趣,像只胖人耳朵。左邊卻像微笑滑稽的一張臉面。(見圖229)

            (6)“尉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尉”字本是主副結構而寫成并列結構。左旁筆畫多故收得緊,上四短橫畫并列,下 “小”字成三豎點,只是長撇波勢往左,而“寸”字橫波筆往右,左右背勢而能呼應。全字點畫勻稱,筆畫圓潤,端嚴而秀麗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尉”字,左旁點畫上下左右錯落,而右旁“寸”字則端莊,形成斜角對稱結構,左撇

            筆右短橫畫相背勢,把重心拉向兩旁,使全字結構具有強力,與其用筆力度一致,雄強厚重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尉”字結體方正,兩部分聯系緊密,筆畫呼應避讓,形成一個整體布局,只是筆畫有密有疏,有收有放,點畫粗細和起收筆變化多端,所以平正中又具變化,線條渾厚中又有灑脫。(見圖 230)

            左右雙體并列結構的字例

            (7)“功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功”字,由于撇筆的超長,似乎成為主副結構,按自然結體應是左右雙體并列結構,這是因為從造型需要出發,長撇超長,左邊空間擴大,使“工”字下橫畫也拉長,全字就成為上收緊下伸展,上實下虛,既平正又獨特的結體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功”和《曹全碑》的“功”字結體有異曲同工之妙,都是把撇筆延伸,只是斜度不一樣,此碑的撇筆更平斜,所以上部分“工”字較平正,結體斜正相間,線條錯落,平正而能巧妙,渾厚而有趣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功”字雖然斜撇也超長,但比較平整。“工”字中間短豎不同于平時往左斜而是往右斜的特殊寫法,兩橫畫平整,上橫和“力”折筆相連形成半圍圈。結構很平,布局勻稱呼應,但很大氣,線條舒展而飄逸。(見圖231)

            (8)“動”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動”字,是雙體并列結構的布局。兩體起筆部分勢背,而收筆部分則相互呼應。但點畫寫得不平直,左部分橫畫起收筆態勢各異,上兩短橫和下兩短畫起收筆有呼應,“田”字左右豎筆勢也相一致,所以全字的筆畫安排緊密而小變化很多,筆很靈動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動”字結構顯得古拙,兩部分底線較平,筆畫厚重無甚變化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動”字的結構兩部分協調,左密右疏,左端正右曲折,左主靜右主動,形成整體協調

            而富變化。(見圖232)

            左中右三體并列結構的字例

            (9)“職”(識)字

            《曹全碑》的“職”字左中兩部分靠緊,而“戈”字成副旁,形成左緊密,右疏朗的結構,如果將所有筆畫都收緊,只有密密麻麻的線條排列,使人看了氣悶;如果將所有筆畫都稀稀拉拉組成,則會感到松散。故有收有放,有虛有實是結構布局的規律。“戈”筆的捺向右與“身”旁的左撇雖背勢但有呼應,形成不均衡的平衡。但兩部分不是很協調,“音”的“日”和“戈”的撇筆相互聯系不足,下部分顯得有點散了。

            《鮮于璜碑》的“職”字三部分聯系緊密,形成扁方形的整體,結構緊密,布局合理,轉折和筆畫以方折為主,少數筆畫采用圓筆,使方硬和圓潤筆法相結合,特別筆畫安排,如將中間部分的上部分 “立”簡化省略筆畫,又將其短橫和“戈”筆聯成一筆處理很巧妙,空出右上角,使方正布局起到變化,有透氣孔。顯得結構方整而有變化,線條強勁厚重。

            《石門頌》的“識”字布局完整,線條安排適度,結構宏大而疏朗,起收筆變化多端,有大將風度。(見圖233)

          第一福利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