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ikbo"><rt id="rikbo"></rt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rikbo"><ol id="rikbo"></ol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ikbo"><u id="rikbo"></u></meter>

          宋、元、明時期的隸書

            五代時間短,且戰亂不止,政局動蕩,書家中除楊凝式,無可稱者。宋、元、明三代,包括遼、金,書家大都重楷、行、草書,有的也寫隸書,但少有專長。如宋初的徐鉉長篆書,李建中專行書,但兩家亦寫隸書,只是“亦工”而已。李宗諤“工隸書”,但不以書家著稱。在宋一代,大概如此。元代趙孟頫提倡復古,《元史·本傳》稱“孟頫篆、籀、分、隸、真、行、草無不冠絕古今。”隸書稍可觀。虞集被《書史會要》稱為“古隸為當代第一。”《元史·本傳》稱泰不華“善篆隸,溫潤遒勁。”元代如此。明代“于時帖學最盛”,自然篆隸就不盛了,因為所謂“帖學”,主要都是行草書匯集的刻帖。但名家中也有善隸和八分的記載,如明初赫赫有名的書家沈度。楊士奇稱:“度善篆隸真行八分書,婉麗飄逸,雍容巨度,八分尤為高古,渾然漢意。”《書史會要》記程南云說:“隸、草俱有古意,又善大字。”祝允明也說:“程氏父子篆隸擅長,斯業既鮮,不得不與。”又《明史·本傳》載李東陽“工篆隸書,流播四裔”。寫隸書的自然還有人,但也不過寥寥數名家,至于他們留下隸書作品更是屈指可數。故研究隸書者,都以漢碑為宗范,此后似不足學。但為了解隸書的源流興衰,現將此時期作品略作簡介。

            俞和所寫《篆隸千字文冊》,篆隸間行書,末后署款說:“天爵賢良嗜予篆隸,因書此為贈。時至正甲午歲一月三日也。清隱散人俞和識。”元代至正甲午年為公元1354年。書時四十八歲。俞和(公元1307-1384年)。字子中,號紫芝生、清隱散人等。杭州籍。書學趙孟頫,他不僅“行草逼真文敏”且能寫章草、隸書、篆書各體,對明初書法也有影響。此冊書法結體簡潔,隨自然取勢,無匠氣,用筆勁挺秀麗,自有一種韻味和書卷氣,吸取了魏晉時期寫經的意趣(見圖202)。明代沈度所書的《歸去來辭軸》,是留存下來少數隸書之作。寫的甚有法度,結體端莊嚴緊,用筆強勁到家,富有力度,華貴婉麗(見圖203)。沈度(公元1357—1434年),字民則,號自樂,華亭(今上海松江)人。善篆隸真行草八分書。明成祖愛書,詔能書者入翰林院,沈度與選,最為帝賞,名出朝士右,日侍便殿,官至侍講學士,與弟沈粲俱以書名,時號大小學士。帝稱為“我朝王羲之”。書風婉麗,雍容矩度,隸書高古,具有漢意。王文治在《論書絕句》中說他的書法“端雅正宜書制誥,至今館閣有專門。”即是說適合于寫文告的館閣體。明代宋玨所書《七言律詩》,現藏故宮博物院。筆法沉厚,蒼勁雄健,筆力強勁,但結體欠嚴謹,體勢受楷書影響(見圖204)。宋玨(公元1576—1632年),名一作(玨),字比王,號荔枝仙,莆陽老人,福建莆田人,流寓金陵(今南京),為國子監生。善小詩、山水畫,出入二米(米芾、米友仁)、吳鎮、黃公望,亦畫松,兼刻印,有“莆田派”之稱。工書,尤擅隸書,師《夏承碑》。明末王鐸是著名書家,他所書《五溪朱詞文》屬《擬山園帖》卷四中一帖,“崇禎十七年(公元1644)春書于豐沛舟中。”書體結構嚴謹,筆法纖勁勻稱,能縱能收,文則線條流暢遒勁,收能緊密嚴謹,點畫精細,有《曹全》、《史晨》遺意(見圖205)。王鐸(公元1592—1652年)字覺斯,孟津(今屬河南)人。明末官至大學士,后降清。各體書法皆精,尤以草書著名。《砥齋題跋》稱:“文安學問才藝,皆不減趙承旨(孟頫),特所少者蘊藉也。”王鐸自論書云:“書法之始也難以入帖,繼也難以出帖”。清代倪粲在《倪氏雜記筆法》中說:“王覺斯寫字課,一日臨帖,一日應請索,以此相間,終身不易。”既重視臨摹又重視創作,并把兩者結合,這是一種提高書藝的好方法。

          第一福利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