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ikbo"><rt id="rikbo"></rt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rikbo"><ol id="rikbo"></ol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ikbo"><u id="rikbo"></u></meter>

          隋、唐時期的隸書

            隋、唐時期隸書已是強弩之末,雖然墓志當中沿習傳統寫隸書,但很著名的隸書碑則為稀有。唐代更是楷書甚至行書入碑的多,但也有一些專長隸書的書家,不過其書體已無漢隸那樣正宗,更少雄強和多變的時代氣息。這當然是時代變化了,同時也是字體自身的發展規律的結果。從字體發展由繁到簡便于書寫的實用規律看,隸書寫來畢竟費時費事,故已成古體,而行、草、楷書,特別是楷書如同隸書在漢代一樣,在隋、唐之際已高度成熟。近人馬宗霍在《書林藻鑒》“敘論”中說:“自魏晉訖于南北朝,流傳書跡,以真行草為大宗,篆成絕響,八分亦下墜如縷,隸書之稱,或與真混,或與八分混,久已不復別出矣!惟各體皆有名家。”韓擇木、蔡有鄰、李潮、史惟則四人成為唐分書“工者四家”, “結體、運筆皆大變漢法”,加上徐浩、玄宗李隆基也善八分書,也就如此而已。隋代的如《太平寺碑》,隸書,開皇元年(公元581)立。此碑書法結體方正帶縱勢,用筆方折剛硬,線條纖勁,與唐代褚遂良《伊闕佛龕碑》相近似,華艷方硬(見圖197)。與此碑風格相近的還有《灃水橋記》,據考證為開皇十六年(公元596)前刻,在河北南和縣。結體方整處縱長,筆畫纖細中帶飄逸(見圖198)。

            唐代徐浩是著名隸書家,他書《嵩陽觀記》是有代表性的作品。唐天寶三年(公元744)刻,李林甫撰文,在河南登封嵩陽書院。徐浩字季海,越州(今浙江紹興)人,官至中書舍人,詔令皆出其手。《舊唐書·本傳》稱他:“工草隸,又工楷隸”,又說:“始,浩父嶠子善書,以法授浩,益工,嘗書四十二幅屏,八體皆備,世狀其法曰:怒猊抉石,渴驥奔泉。”頗受歷代書家好評。《說嵩》稱:“惟是碑為徐定公浩古隸,筆法遒雅,姿態橫生,法遒理整,無一懈筆”。明王世貞評論說:“徐浩古隸與帝(玄宗李隆基)隸法絕相類。”清王澍在《虛舟題跋》中說:“唐人隸書之盛無如季海,隸書之工,亦無季海。”(見圖 199)。唐代另一名家史惟則也善隸書專名。史惟則書《大智禪師碑》,立于唐開元二十四年(公元 736),在西安碑林。對他的書法,歷來有許多評論。《呂總續書評》說:“惟則八分書,如雁足印沙,深淵魚躍。”宋《集古錄》說:“唐世分隸,名家者四人而已,韓擇木、蔡有鄰、李潮及惟則也。”趙明誠《金石錄》云:“惟則八分書,字畫工妙可喜。”《書小史》也說:“惟則工八分,頗近鐘(繇)書,發筆方廣,字形駿美,亦為時所重。”《書史會要》則說他“如王公大人,進退有度。”明王世貞說:“惟則《大智禪師碑》行筆絕類《泰山銘》,而縝密過之。”趙子涵《石墨鐫華》則批評說:“瘦而少態。”而《金石存》則反駁說此碑“老勁莊嚴,此書骨力參以和緩之致。乃趙子涵反謂瘦而少態,何也!”看來后者所說公允,此碑書法莊重而有力,方整而嚴峻,結體嚴緊,筆法靈動,確是唐代名作(見圖200)。唐玄宗李隆基的隸書肥厚而健挺,他寫的《石臺孝經》,天寶四年(公元745)刻,自己撰序,注并書,現在西安碑林。《舊唐書·本紀》稱:“開元應乾,神武聰明,風骨巨麗,碑牌崢嶸,思如泉而吐風,筆為海而吞鯨。”《古今法書苑》云:“唐明皇工八分,章草,豐茂英特。”明王世貞在《弇州仙人稿》稱其書“豐妍勻適,與《泰山銘》同”(見圖201)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一福利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