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ikbo"><rt id="rikbo"></rt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rikbo"><ol id="rikbo"></ol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ikbo"><u id="rikbo"></u></meter>

          隸書的出現

            我們學習隸書必須知道隸書的起源和沿革。掌握更多的知識,知道更多隸書作品的面貌,才能有利于學習,有利于創作,才能提高自己的眼力。有比較才有鑒別,有研究才能吸取。那種只注意范帖筆畫的摹寫而不注重學習研究是很難學好隸書的。

            隸書的出現,據漢許慎《說文·敘》說:“是時秦燒滅經書,滌除舊典,大發隸卒,興役戍,官獄職務繁,初有隸書,以趣約易,而古文由此絕矣。自爾秦書有八體:一曰大篆,二曰小篆,三曰刻符,四曰蟲書,五曰摹印,六曰署書,七曰殳書,八曰隸書。”衛恒的《四體書勢》也說:“秦既用篆,奏事繁多,篆字難成,即令隸人佐書,曰隸字。漢因用之,獨符璽、蟠信、題署用篆。隸書者,篆之捷也。”這是說,隸書出現在秦時,由于戰事頻繁,獄吏公務多,而古文、篆書寫來非常麻煩,從篆書趨向簡易出現隸書體,傳說是獄吏程邈在獄中經過多年刪改而成。這只能說,由于社會生活的發展,從民間開始,篆書由于圓轉縱勢筆畫多,難以寫成,遂變成方扁橫勢,由多筆畫加以省減成便于書寫而成隸書。但是最初的隸書仍然沒有脫離篆書的影響,隸書成熟過程是漸變的過程,成熟以后也在變化,逐步走向衰落,它始終處于演變當中。我們可以從大量留存下來的隸書實物證明這點。湖北云夢縣西睡虎地的秦律簡,是秦始皇三十年(公元前217年)時的秦隸,書體還保留有篆書結體的遺意,但是已經隸化(見圖126)。秦律簡的隸書,結體雖然還有篆書圓轉的影響,但已經基本方正,筆畫雖還帶有曲勢,但已基本平直,可以看出是在隸化過程中。又如秦代的陶文(見圖127),其中“宮”、“疆”、“咸陽”等字,雖也有篆書遺意,但筆畫簡便化了,即是說有隸書的筆味。又如秦始皇時刑徒墓瓦志刻文(見圖 128),也是明顯的秦隸,結體方整處縱勢,筆畫方折,平入平出。因為是磚刻,不可能刻出圓曲筆畫,要刻也很難,且是刑徒不會那么下功夫,直來直去是最簡便不過的刻法。同時說明,這種出現的新俗體,既能在刑徒墓中出現,其它民間用途也會使用。可見篆書的隸化是民間先開始,是為了實用的簡便,才逐步演變而來,又經過當時文化層對民間的這種寫法加以整理,成為一種官方承認的秦書八體之一的新俗體,即是秦隸,也稱佐書,佐吏書寫的書體,也可理解“佐”為輔助性的意思,即篆是正體,隸書只是輔佐之書。所以早期的隸書只是篆書的簡捷。秦代隸書,云夢秦律簡的秦隸是有代表性的。橫畫已有波磔筆的筆意,撇筆輕捷,捺筆厚重,但提按尚單調,豎畫起收筆也較隨意,尚無成熟時隸書起收筆的筆法豐富。轉折尚是圓轉筆勢,豎、撇筆的收筆處都是偏左的尖狀,但結體從整體看已成方形。所以秦隸是隸書處在初期階段。但作為審美來說,秦律簡的隸書具有典雅美,與東漢成熟時期的隸書的風韻是不同的。秦律簡是秦人親筆所書的墨跡,古雅自然,東漢多是石刻,故刀味較重,風格多樣。

          第一福利导航